中越战争某上将公然违抗军令:两小时能到河内

  1979年,不减当年的许世友司令员,壮怀激烈地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。在广西前线,他是司令,还须选个副司令。许世友捏着下巴踱步,回想他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,一个一个在脑子里过筛,终于点出一个名字——刘昌毅当时,刘昌毅任南京军区副司令,被许世友请来广州。人看上去还是老了,但双目炯炯,心气很高。

  选将之后就是出兵。许世友带兵有大将风度。部队向前推进,遇到困难很多,不断有报告来,事多得叫人发毛。许世友不紧张,不着急,甚至根本不操那份心,把报告扔一边。他只管大的军事行动,下达命令让各部队执行,完不成就军法论处。

  部队打下谅山后,中央命令撤兵。但许世友缺迟迟不撤兵!

  许世友望着军用地图沉吟,迟迟不下命令。他伸出小胡萝卜粗的手指头在地图上比画:“全是平原了,坦克大炮正好发挥用场了,不要两小时我就能到河内。”

  可是,从整个国际形势来看,我们不无后顾之忧,要防备有人在我们后面捅一下,沈阳军区方面压力很大,中央一再下令后撤。

  许世友表示服从命令,同时又坚持拖一下:“拱一拱,我再拱一下……”

  许世友是希望将越南主力从柬埔寨牵回来。他对部队领导说:“我们再前拱一下,吓唬他们一下子!……”

  他派兵出谅山几十公里。当时,越南的政府机关纷纷撤出河内。

  接到报告,许世友哈哈大笑,捋起袖子,晃动着粗大的胳膊说:“吓屁了不是?撤了,屁滚尿流!”

  中国军队攻克谅山后,越南亲华代表黄文欢,都作好了回国主政的准备,当时,许世友也作好了攻克河内的准备,在收到要他撤退的命令后,他火冒三丈,导致他回国时,政治局没人敢去迎接他,最后习仲勋硬着头皮去了,结果在机场就被刚下飞机的许世友摔了个四脚朝天,之后,许世友骂骂咧咧的一个人摔手而去。

  许世友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
  许世友上将

  中越战争:许世友说的一句话,让邓小平傻眼

  1979年初,我所在的部队从中原急急开赴中越边境,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。在边境线上,全连集中在一起,由指导员张世伟宣读广西战区司令员许世友的十条战场纪律。当时我是步兵班长,30年过去了,依稀还记得许司令十条战场纪律的大部分内容:

  不前者,杀!

  临阵怯逃者,杀!

  延误战机者,杀!

  投敌叛变者,杀!

  泄露军情者,杀!

  违犯战场纪律者,杀!

  …… ……

  用刀子杀!

  十条纪律,嘎嘣响,没一个余字,没丝毫回旋余地。犯了那一条,都是死路一条,而且是“用刀子杀!”

  指导员在宣读这《十杀令》时,全连鸦雀无声。直到结束,排长喊“向后转、跑步走”的口令,平时整齐的步伐变得有点乱,我想那是士兵们的思绪还没从震惊中平定下来。

  许世友是什么人?

  是抡着着大刀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天兵天将,是冷热兵器混杂时代的关羽。

  他许世友绝不怕死,他的士兵,当然也不能怕死!许世友打了败仗,会提着头去见毛主席,也要求他的部下打了败仗提着脑袋去见他。

  作为指挥我国迄今为止最后一场战争的指挥员,若不下达《十杀令》,就不是许世友了。

  一个“十杀令”,让军队中的那些八旗子弟胆战心惊,更让觊觎中华国土的侵略者胆寒!

  攻克谅山剑指河内守卫谅山的是隶属河内第一军区的越军第3师。这支部队又称为“金星师”,1965年9月组建于越南南方,取名为“金星师”,意为南方的一颗金星,象征胜利之意。在抗美战争期间,该师是越军在南方对美军作战的主力师。在越军中,除组建于五十年代抗法救国战争中的312、316、304、308等历史最悠久的头等师外,便数这个第3师了。第3师下辖2团、12团、141团、炮兵68团,其中12团曾获“英雄团”称号,擅长进攻,能打近战、夜战,在与美军作战中功勋赫赫。141团则能攻善守,曾获越南“人民武装力量英雄”称号。

  第3师从上到下,兵骄将傲,曾喊出过“打到友谊关吃早饭,打到南宁去过春节!”的狂言。但正如兵家所言,骄兵必败!越3师出师不利,在同登挨了我五十五军狠狠一拳,在同登地区的所谓“英雄12团”没有逃脱覆灭的命运,基本被彻底歼灭。其余主力1万余人猬集谅山,企图利用谅山周围的险要地形,大量的明碉暗堡溶洞岩穴,与我军决一高下。

  谅山正面,只有一条经同登向南至谅山的公路,周围则尽是山地丛林。越军第3师将主要兵力摆在了谅山外围的各个山头高地上,俯瞰公路,形成密集的交叉火力。若我军机械化兵力通过公路经达谅山,越军凭险据守,张网以待,会给我猛烈击,越军正是打着我军自投罗网的如意算盘。

  我军要攻克谅山必须另出高招,让越军的希望破灭。

  2月27日清晨,谅山战役开始。东集团军首先进行10分钟的火力急袭,然后兵分三路,以一六三师四八七团猛攻扣马山,四八八团进攻四一七高地;一六四师四九一团直取巴外山。当时整个谅山周围大雾弥漫,天上又下着细雨,能见度很差。

  我军在坦克引导下发起冲锋,步兵跟着坦克逐次跃进,不断向纵深插入。越军集中“冰雹”火箭弹和高射机枪进行火力打击,关键时刻,我军炮兵进行了纵深炮击,以密集弹着点开辟进攻道路,同时发射大量燃烧弹,为茫茫雨雾中的坦克指示攻击目标。进攻部队也改变了打法,将密集队形组成不同梯队,以营为单位,采用班、排疏散队形,交替掩护,多路攻击。炮兵观察所紧随步兵前进,随时为炮兵提供射击坐标,呼唤炮火支援。步兵每攻下一个制高点,便发射信号弹,炮兵部队则立即进行向上200米火力突击,将越军的下一个火力点置于火网之下。然后,步兵再发起冲击。这样,我军像梳头一样密集推进,拔点攻击,一个个打掉了越军的火力点。

  激战至2月28日,谅山外围防御要点基本被全部扫清。我军队从东、北、西三面直逼谅山市区。越军统帅部举棋不定,既没有使用预备队增援谅山守军,也没有下令三师撤退。越军迟迟没有调动预备队进行反攻,仅靠谅山孤城的守军是无论如何挡不住我军进攻脚步了。然而谅山又太重要了,失了谅山,越南首都河内就将直接面临兵锋之下。因此,“金星3师”只有负隅顽抗孤注一掷,在此作最后一搏,实现其豪言壮语与谅山共存亡了。

12345678910下一页>>
实用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