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败内脏做地沟油 新型地沟油背后的超高利润

  去年10月,金华苏孟乡的村民们,经常闻到周围总是有一股臭味。传出恶臭的院子的主人叫李卫坚。

  金华公安局江南分局的民警发现,李家院子门口经常堆放着大量空油桶,地上油迹斑斑,而这难闻的味道也很像是熬制泔水加工“地沟油”的味道,不过,现场没有泔水,只有成堆的油脂块。

  江南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傅学军说,他们秘密调查之后发现,这些油脂,由屠宰场的废弃物压榨而成,主要包括猪、牛、羊屠宰以后留下的一些内脏膈膜,以及从猪皮、牛皮、羊皮上刮下的碎末;还有一些,则来自于时间存放过长,不能吃了的变质动物内脏。

  进一步调查后又有新情况:在金华婺城区,熬制这种油脂的窝点不只一家,还有一些散布乡村的个体熬油户,他们熬制的原料,也是来自于屠宰场的废弃物;最终生产出来的这种动物油脂,都由李卫坚统一收购。

  在走访中,警方发现,这些熬油的作坊,几乎所有角角落落都被油烟熏得漆黑,原本白色的灯管,现在都是黑糊糊的。

  经过调查分析,这样利用劣质、过期、腐败、变质的动物皮、肉、内脏等,经过简单的加工提炼出来的油脂,就是一种“新型地沟油”。

  这种“新型地沟油”虽与从泔水中提炼的传统“地沟油”来源不同,但危害一样很大,里面都具有高含量的致癌物质、致病细菌和重金属成分。

  这些熬制出来的“新型地沟油”,最终流向何处呢?一个熬油的个体户温某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说,李卫坚收购的名义是工业用油,他说这些油脂都是卖给一些化工企业生产肥皂等化工产品的。但警方调查发现的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警方发现,李卫坚家门口进进出出的运油车辆不少。但只要有陌生人经过,他们就会停止装卸货物,看上去都异常警惕。

  “如果是正常的工业用油,他们不会这么警惕。”经过近5个月的调查,警方终于梳理出这些“新型地沟油”的主要去向:很大一部分被销售到了上海、江苏、安徽、重庆等地的一些油脂加工公司,在这些公司经过再加工后,再以食用油的名义销往食品加工企业,制成食品和火锅底料等。

  比如江苏连云港康润食品配料有限公司,就是李卫坚的一个主要客户。在这家公司的账目上,民警发现,去年年底,公司分3次从李卫坚手上购得“地沟油”近40吨,每吨的价格7500到7700元不等。

  警方最终确认,李卫坚团伙仅在2011年1月到11月间,销售这种新型地沟油的收入就达到了1000多万元。

  相关数据显示,跟传统“地沟油”的利润相比,“新型地沟油”毫不逊色:从个体熬油户那里收购的价格,大约是5000元/吨,而卖给下家,也就是油脂加工公司的价格是7600元/吨左右,而油脂公司再让这些地沟油摇身一变,销售价格就到了12500元/吨,可见其背后超高的利润。

实用信息